一名反贪局长的办案故事 一年200天不回家-中青在线

2017-11-28 14:33

  一名反贪局长的办案故事

  与别的基层检察院反贪局比拟,我所在的义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在全省人数起码,仅有6名干警,被称为“袖珍”反贪局。义马市人口全省起码,仅有15余万人,是全省独一撤消乡村建制的县级市,但矿产资源丰富,经济发达,县域综合经济实力连续6年入围全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市。义马市涉案收受贿赂的国家工作人员大都握有实权,人脉广,而行贿者资金实力雄厚,社会关系复杂,每办一案,都压力重重。

  1981年诞生的我,率领5名同事,在检察长的指挥下,先后办理贪污贿赂案件111件123人,其中一些案件为大要案,为国家挽回经济丧失1800余万元。办案中,我们面对的犯罪嫌疑人经历丰硕,智商高,反侦查才能强,为胜利突破一个个反贪案件,我们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,重复研究案情,我一年至少200天回不了家,不是在办案区,就是在办案途中,其中的艰苦不问可知。

  一个表情成了案件突破口

  假如犯罪嫌疑人刚加入工作不尽力,表示不突出,是不可能走上引导岗位的,他们的经历比我丰盛,人际关联庞杂,找到打破口难度可想而知。但我留神方法方式,在正面接触嫌疑人之前,我对其工作简历、家庭成员、业余喜好及为人处事作风、性情特色等,都进行剖析研讨,甚至其谈话的语气和吸烟的动作都会让我揣摩一阵子。

  李某曾被人举报受贿,有关部门参与调查后不了了之。举报人向义马市检察院机密举报后,我带领同事对相关证据进行分析后,决议正面接触李某。

  因之前的考察,李某已有充足的心理筹备,对我们的问话答复自若。几个小时过后,李某有些不耐心地说:“矿上的事件多着呢!我不去处理,一旦出了事,你们能负起责任吗?”他停了片刻说:“你们再想想问我啥问题。我的指甲长了,要剪一下,麻烦你们把我那一串钥匙拿过来,上面有指甲刀。”

  当我的同事把钥匙递给李某后,他的表情有些不天然,眼睛并没有看手中的钥匙,而是在咱们身上扫了一下。我不留余地,眼睛始终盯着他手中的钥匙。他趁我们轻声交谈之际,一边剪指甲,一边敏捷从钥匙串上取下一把小钥匙握在手里。

  全部动作实现后,他举起钥匙对我们说:“我的指甲剪完了!你们要问赶快问吧。”我走上前去接过钥匙串,并让他掌握成拳头样的手掌伸开。他脸色大变,脸上冒出了密集的汗珠。我从他手里拿过小钥匙问:“为什么要偷偷取下这把钥匙?你好好想想,怎么回答我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我交代问题!盼望你们可能广大处置!”李某很快交代了行贿30余万元的犯法事实。而这把小钥匙就是隐匿赃款的抽屉钥匙。

  一个行贿人带出窝串案

  贿赂是职务权力的衍生物,既是行贿人拉拢国家工作人员,使之应用职务为其谋求好处的手腕,又是国家工作人员以权谋私所寻求的成果,不存在与权利相交流的贿赂,也就不存在行贿和受贿犯罪问题。而查办此类案件,打击的重点是受贿人,而行贿人往往以污点证人的身份呈现。

  我在查办某基建科科长王某纳贿案中发明,建造商马某向王某行贿6万余元,而马某在我们辖区其他国有单位也承建有工程名目。他能给王某行贿,会不会给其余国度工作职员行贿呢?

  带着心头的疑难,我开端讯问马某。与别的嫌疑人不同,马某不仅没有为本人辩护,还自动交代向王某行贿的细节,并反复说,这是市场上的潜规矩,王某并没有照料他的工程项目,至今还拖欠工程款。

  “王某行贿这条线索值得摸排下去。”我向检察长请示后,对其他工程建设项目的账目及工程材料进行核查,并机动应用以“行贿查受贿,以受贿带行贿,再由行贿人查受贿”的侦查模式,很快发现了相干基建部分负责人及主管领导涉嫌受贿的事实。我们在1个月之内持续立案7起7人,案值达40多万元,创下了我院建院以来单月立案最多的纪录。这一重大窝串案的查处,在当地引起一场不小震撼,工程招标及建设范畴中的贪腐景象得到有效遏制。

  从事反贪工作就意味着选择孤独

  我跟家人说,抉择了检察工作,就象征着取舍了使命和义务;从事反贪工作,就意味着挑选贡献和孤单。

  自从到了反贪岗位上,我就尽可能不参加外部聚首,尽量躲避在外边用餐。在办案时,我跟共事常常吃的是方便面、火腿肠等便利食物。有时为了冲破一个嫌疑人或获得一份要害证据,我在办案区工作起来就不作息法则,饿了泡上一桶方便面,啃多少根火腿肠,困了,就在沙发上眯上一会儿。

  我不怕金钱引诱,不怕要挟恫吓,更不怕重重艰苦。但我怕亲朋好友找我来为嫌疑人说情,怕案件办不好。

  我在查办某国有煤矿采煤队队长张某与别人通过虚列矿工工资、奖金等手段贪污公款一案时,因张某工作事迹较为凸起,头顶上又有多项声誉名称。一些亲朋挚友找到我说情,让我在办案中避重就轻,我名义上敷衍一下,暗暗吩咐办案人员要锁定所有证据,把此案办成铁案。

  经由1个多月的侦察,在厚达1米的案卷及铁的证据眼前,锁定了张某等两人采用虚造工资、奖金表的方式,先后虚列套取职工工资、奖金共计6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,两人认罪服法。

  家人无奈地劝我说:“你干反贪后,亲朋挚友与你接洽的越来越少!不行,你给领导申请转岗吧!”

  家人的话更让我动摇了办好案件的信念,毫不能在案件品质上出问题,否则,无奈面对领导和家人。为有针对性地与嫌疑人进行交锋,我除了研究法律法规外,还研究犯罪行动的犯罪心理学,居心琢磨询问办法和办案技能。办案之余,我读读海内外古典名著,看看网络上风行的文学作品,翻翻易经八卦等,这些常识在突破嫌疑人心理底线上均施展了作用。有一次,我与比拟科学风水的一个嫌疑人聊起易经八卦,很快打消了他的抗衡性心理,踊跃配合我们查案,并有破功表现。

  实际上,每办一案,我的心境都很繁重。我始终以为,办案不是目标,搞好防备,减少犯罪才是更大政绩。我联合办案阅历,屡次到发案单位上廉政教导课,与大家分析犯罪成因,做到防患于未然。

  (讲述:河南省义马市国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 杜晓河  收拾:本报记者 赵红旗 本报通信员 杜恩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